您的位置 主页 > 宠物资讯 >伍新:从PM2.5和双休日看中共所谓「西方敌对势力干涉内政」 >

伍新:从PM2.5和双休日看中共所谓「西方敌对势力干涉内政」

,美国华裔驻华大使骆家辉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发表了近5千字的临行演说。他表示,对「了解和探索祖先的国度感到欣喜和激动」,感谢「中国人民的热情和友好」,依旧没有为中共拍马摆好。在演讲中,他直言阐述了美国宪政的法治和言论自由及其重要意义。

骆家辉首先强调的是,宪政法治体现在「宪法保证捍卫小人物的权利」,「小人物的权利正是美国法律系统的基石。」接着强调,最高权力应该受到制约。在美国,无人(包括总统)可凌驾于法律之上;法治是政府合法性的保障。最后,骆家辉以北京雾霾(阴霾)这个环境污染问题为例强调,言论自由是社会稳定的力量。言论自由为一种普世权利,它包括信息的自由流通。他指出,大家都知道北京空气质量很差,人们都需要知道空气质量的信息,但不知道到底有多差。为此,美国大使馆开始提供PM2.5小时读数,供居住在北京的美国人使用。这一信息最终惠及更广泛的民众,帮助中国民众在网上就雾霾危害展开公开讨论。不久后,北京和中国其他主要城市相继开始监测并公布自己的PM2.5数据,最终迫使中央政府和北京政府制定改善空气质量的综合性计划。

很明显,通过这个例子,骆家辉在告诉中国「小人物」们,在中国民众没有发言权的情况下,在「宪法保证捍卫小人物的权利」限于空文、空喊、空想的情况下,外国的干预是必要和有益于中国老百姓的。因为美国大使馆提供PM2.5小时读数之初,中共红朝环保部门曾义正词严地提出抗议,骂人家「干涉内政」,而那些身居「小人物」之列的五毛们也跟着起鬨。

按说,这幺明显的义务「服务」,并不限于小人物,对谁都有好处。可是,党妈一说「西方敌对势力」、「西方反华(实为反共)势力」总是「亡我之心不死」,不择手段地「干涉我国内政(此词组应读为『制止中共暴政』)」,经过长期恐怖洗脑的人,就不假思索地本能地「与党中央无条件地保持高度一致」,冲着西方遥遥骂起大街来。宁可接受「喂人民服雾(雾霾)」,也不接受防治致癌致命的雾霾(阴霾)的基础信息和真相。这可以说是,「宁啃社会主义的毒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解毒疫苗」,从「文革」已经与时共进到「雾革」了。

美国驻华使馆提供PM2.5小时读数引起的争端虽然过去了,但中共的邪恶本性并没有改变。它一直在忽悠中国大陆的人民群众,很多事情都没有像阴霾问题这样暴露得这幺快,也没有暴露到中共无法掩盖下去的这种地步,因而还在被隐瞒着。比如,惠及全民的双休日工作制,后起中国大陆才开始实行。而即使那幺晚,却也是「西方敌对势力的头子美帝国主义」直接「干涉内政」的结果。有资料表明,1994年前后,中美入世谈判最艰难的时刻,美方突然向中方提出:在全世界都实行双休日的今天,中国必须尊重人权,也给中国人双休日,并把这一项作为入世条件之一。而在中共的洗脑宣传中,人们听到的,都是「西方敌对势力」怎幺怎幺「卡我们」,怎幺怎幺「给我们出难题」,使得不少人至今还信以为真,对人家耿耿于怀,甚至恨得咬牙切齿。

李天笑博士评论说,儘管骆家辉的临行演说并没有指出法治和言论自由是要以废止中共统治为前提的(在美国要以民主制度为前提),但这对中共缺乏法治和言论自由的专制现实无疑是一种揭露和难堪,对民众和现政权是一种启示。

竹管窥豹,可见一斑。从PM2.5和双休日这两件与中国大陆民众息息相关的事情上,我们不仅可以看到,中共所谓「西方敌对势力干涉内政」,完全是欺世谎言,而且可以看到,中共乃是人类的公害。不消除中共这个毒瘤,中国的问题无解,世界的问题也无解,这大概就是天灭中共的原由吧。

当然,西方包括美国政府大多在中共的贪战中是吃了败仗的,即使有意的遏制、牵制中共的事情,也已经不再是或者说不再完全是从国际道义出发了,而更多的是把本国的眼前利益当作砝码了,因而也就不再是或者说不再完全是站在中国人民一边为中国人民着想,而更多的是从他们同中共如何做成买卖方面去考量了。可这属于另一论题,本文不去展开讨论。但它又从另一侧面反映出了中共的邪恶本质和流氓本性。

  上一篇:   下一篇: